◎書名:《庭院深深釣魚台》◎作者:楊銀祿◎出版:當代中國出版社2014年1月
  導讀:眾所周知,江青是毛澤東的夫人。但長期以來,人們對這位中國曾經的第一夫人,知道的並不多。“文革”開始,她闖進人們的視野,備受關註,但生活中的江青究竟如何,卻不為人知。粉碎“四人幫”後,坊間關於這位“四人幫”核心人物的傳聞鋪天蓋地,真真假假,虛實難辨。可以說,一個妖魔化的江青形象已經在人們心目中確立。究竟江青是怎樣一個人?不是她身邊的人不可能說得清楚!
  毛澤東告訴劉鬆林,江青對這個家的感情,還不如河流對大樹的感情
  由於江青孤獨的童年,所以造就了她獨特的個人主義思想和對人漠不關心的怪僻性格。在她的家庭中沒有最親近的人,在工作環境中她沒有最好的朋友,在人際交往中沒有知己。她和她的子女們關係也都不是太融洽。
  毛岸英是毛澤東和楊開慧所生,是毛澤東很喜愛的長子,童年很苦,和他的母親一起坐過國民黨的監牢,他的母親壯烈犧牲後,他和弟弟毛岸青一起以賣報紙、撿破爛為生。在黨的地下組織的關懷下,毛岸英艱難地回到父親的身邊,後來到蘇聯留學,學成回國後到農村勞動鍛煉。
  毛岸英是一個非常聽父親話又是非常要強的好青年。新中國成立後,他在北京機器總廠任黨總支副書記,雄心勃勃,血氣方剛,想乾出一番事業來。朝鮮戰爭爆發,他的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,立即遞交了要求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申請書。恰巧這時,彭德懷在東北組織志願軍總部,正赴京向毛澤東彙報工作。毛澤東便把毛岸英交給了彭德懷,要他帶毛岸英到朝鮮去經受一番戰火的考驗。就這樣,毛岸英離開了生他養他的祖國和最敬重的爸爸,一去卻再也沒有回來。1950年11月25日,是志願軍打響第二戰役的第一天。美機轟炸志願軍總部,毛岸英不幸犧牲。
  江青只比毛岸英大7歲,從江青進入毛氏家庭以後,江青就和他的關係不好。江青曾跟我們說過:“毛岸英是主席最寵愛的孩子,這我不反對,父親愛孩子是理所當然的,無可非議。但是,毛岸英他認為自己有文化,懂知識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,脾氣很暴躁,動不動就和我吵架。我雖然大不了他幾歲,但從輩分上講我還是她的繼母嘛。每次吵架,主席總是批評我,讓著他。這樣,他對我就更加放肆了,更不尊重了。有時,我們見了面他連話都懶得說一句,把脖子一歪走開了。哎,人都不在了還說他乾什麼,對過去特別不愉快的事情難以忘記,不想講的事,又不由自主地講出來了,還講給你們這些孩子聽,不必要。”
  赴朝作戰前不久,毛岸英與劉鬆林結了婚。劉不久在軍隊得到了一份很稱心的工作。他們的愛情深厚,日子過得很美滿。而江青與劉鬆林的關係很不好。劉鬆林說過,江青從一開始就對她“蔑視、嘲諷、侮辱”。劉鬆林對她的態度非常不滿。
  毛岸英在朝鮮戰場上犧牲了,毛澤東失去了親愛的兒子,難過地掉下了眼淚;江青卻高興得很,口中經常哼著小曲子。劉鬆林說,岸英之死使江青感到“無限的狂喜”。不管江青內心對毛岸英的犧牲是什麼感覺,自從毛岸英離開人世以後,劉鬆林與他們這個家就再也沒有什麼關係了,她慢慢地對劉鬆林施加各種壓力,逼她搬出中南海。後來,她又沒收了劉鬆林進出中南海大院的通行證。
  劉鬆林聽到毛澤東和江青爭論她的前途問題。江青堅持取消給劉鬆林的生活補貼,毛澤東憤怒地對江青說:“只要我有一口氣,我就要照顧劉鬆林。”毛澤東和劉鬆林談話,抱怨江青的嘮嘮叨叨,抱怨她對毛岸英沒有感情。他氣憤地來回踱步,走到書架前,取出一本古書,給劉鬆林讀了一篇描寫樹木河流的浪漫的散文。“樹老了,落葉飄零,慢慢地倒下死去;旁邊長期陪伴著它的河流,為大樹的死去黯然神傷,慢慢地停滯了,乾涸了。”毛澤東告訴劉鬆林,江青對這個家的感情,還不如河流對大樹的感情。
  使江青最感到討厭的還是毛岸青。毛岸青在流浪的時候曾被人打傷過頭部,大腦受過損傷,心理狀況一直不好。毛岸英在朝鮮犧牲,對毛岸青的精神造成了進一步的打擊。所以1951年秋季發過一次比較厲害的精神分裂症。當時,他在中央馬列研究所工作,他在辦公室里與人吵架,發脾氣。父親把毛岸青叫到中南海,開導他,想緩和一下他的情緒,恢復精神健康。江青卻對毛岸青橫眉豎眼地進行訓斥。毛岸青的病情進一步惡化。
  後來,毛岸青被送進大連的某個醫院進行治療,在那裡,他愛上了一位姓徐的護士。江青大為惱火,堅決反對他搞對象。於是,江青提議把他送到蘇聯養病,是為了把他踢出去,不想再見到他。他在莫斯科又愛上了一位蘇聯護士。這一次,江青卻一反常態,她出人意料地認為,毛岸青應該與那位蘇聯護士結婚。她是想叫毛岸青在蘇聯定居,這樣永遠不會再惹出什麼麻煩,去掉了一塊心病。本來很吝嗇、一毛不拔的江青,卻把項鏈和衣料托人送到莫斯科,作為禮物送給未來的新娘。不幸的是這樁婚事沒有成功。
  後來,江青聽到一條很不愉快的消息。毛岸青正在與劉鬆林的妹妹邵華戀愛。江青聽到這個消息後,如晴天霹靂,堅決抵制。開始控制毛岸青寄往中南海的信件,扣下很多,並燒毀一部分。毛澤東發覺後,給毛岸青寫信:“你寫給我的信,不要經過他人,最好叫鬆林、邵華或李敏轉交給我。”毛澤東說的他人顯然指的是江青。在毛澤東的支持下,毛岸青與邵華結了婚。為此,江青好幾年沒有和毛岸青說話。
  江青阻止、反對毛岸青與邵華的婚事是顯而易見的,她是怕他們結婚後會在毛家增強“楊開慧的勢力”。 (連載完)
  (明日起將連載《北大回憶》,敬請關註。)  (原標題:庭院深深釣魚台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v38hvibcf 的頭像
hv38hvibcf

泳兒

hv38hvibc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